天全发现的四川旋木雀是中国人独立发现并命名的第二个鸟种

天全发现的四川旋木雀是中国人独立发现并命名的第二个鸟种

 2020-09-09 10:06 来源:最新新闻 作者:山西新闻 点击数:

  殷后盛鲁妮娜/文   在四川农业大学动物标本馆中,有着上万只鸟类标本,其中有四只模式标本(著者第一次发表新物种时所根据的标本)最为独特。   这些鸟类标本正是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以李桂垣教授为代表的几代四川农业大学人上山下河,一只一只采集制作而成。   其中有一只,正是四川旋木雀,它是由中国鸟类学家独立发现并命名的第二个鸟种。相对较短的喙,下体仅颏和喉部为丝白色,胸、腹、上胁为灰棕色——是四川旋木雀的鉴别特征。呼延凯 摄  与雅安的渊源   雅安,一头连着富饶的成都平原,一头接着狂野的青藏高原,在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着海拔米到米的巨大落差,分布有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到高山灌丛、草甸等多种植被类型,还有二郎山、夹金山、大相岭、大渡河、青衣江等高山大河,孕育出种类繁多的动植物。   法国传教士阿尔芒·戴维在雅安的故事早已随着他发现大熊猫和珙桐所为人熟知,在这两大动物和植物国宝的光芒掩盖下,其实还有余种(亚种)鸟类的模式标本产地也在雅安。不过,当中国鸟类学家开始系统研究鸟类的时候,“大发现”的时代已然过去。因此,长久以来在中国鸟类的家谱中,只有年在广西发现的金额雀鹛为中国鸟类学家任国荣先生独立发现并命名。   中国科学家独立发现并命名鸟类的沉寂于多年后在雅安被打破,但过程却充满了崎岖。   四川旋木雀的发现,还要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说起。   至年,我国著名鸟类学家、四川农业大学教授李桂垣带队,在天全喇叭河自然保护区开展鸟类调查研究。他的同事张清茂、温安祥于年至月和年月间,采集到了号旋木雀标本。在那时,他们还没意识到一个新的物种即将被认知,以至于在年发表的《喇叭河自然保护区的鸟类调查》文中,仍然将之列为较常见的旋木雀亚种,即今天的霍氏旋木雀亚种。   说起为什么当时要在喇叭河自然保护区采集鸟类标本,李桂垣教授解释说,因为那里地处华西雨屏,生物物种与别的地方可能存在差异。而此行的目的正是为了看看华西雨屏的生物和别的地方有什么不同。   时隔多年,李桂垣教授依旧记得当年的情景:“鸟类标本采集回来后,我们发现有个别旋木雀的标本和当时已知的旋木雀不太相同。”   在当时,全国已知的旋木雀亚种有五种,然而这次采集到的旋木雀和已知品种的羽毛颜色不一样,通过大量查阅旋木雀属的资料,李桂垣教授初步判断这很有可能是个新亚种。   这是个体差异,还是出现了一个新的种群?   李桂垣教授决定再一次前往天全喇叭河自然保护区采集一次标本,随后,他从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新疆大学、四川大学等处借来对比标本。   比对很快有了结果——不但毛色深浅不同,体型大小也存在差异。   “一般来说,旋木雀的腹部羽毛是银白色的,然而这一次我们采集到的标本腹部羽毛全是灰棕色的,这毫无疑问是旋木雀新的一个亚种。”后来,李桂垣教授在《动物分类学报》年第期发表了《四川旋木雀一新亚种——天全亚种(雀形目:旋木雀科)》一文,详细阐述了新亚种同国内已知亚种区别的形态特征,将其命名为旋木雀天全亚种(Cehiafamil-iaiiaqaei)。   四川旋木雀的真实身份被揭开,则又是数年之后的事情。   年,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孙悦华副研究员和德国鸟类学家JocheMae博士在雅安附近的瓦屋山山顶发现了iaqaei亚种的踪迹。   在喜马拉雅山区进行过多年野外工作,对鸟类鸣声有过深入研究的JocheMae博士发现该亚种的鸣声与已知的旋木雀属种类差异很大。随后,他和孙悦华展开了一系列的后续研究,通过与其他旋木雀的形态比较,并对鸣声进行音频分析和DNA鉴定后,提议将iaqaei亚种提升为独立种——四川旋木雀,也成了世界上由中国鸟类学家独立发现并命名的第二种鸟类。  秘境中的精灵   包括四川旋木雀在内的旋木雀家族被俗称为“爬树鸟”。   “旋木雀”的得名,来源于这类鸟在树干绕圈螺旋式攀爬向上的习性。   旋木雀为什么能够爬树?   首先,是因为那一对非比寻常的脚爪。它们的爪子长而弯曲,爪尖有尖尖的钩子,钩在粗糙的树皮上十分牢固,绝不会有失足的危险。    其次,是被称为“第三条腿”的尾巴。四川旋木雀的尾羽坚实,与啄木鸟的尾羽颇为相似。当它站在树干上的时候,尾羽就会起到支撑作用。当它爬行的时候,起步阶段尾羽会向下发力,双脚同时启动,波浪状起伏向上。有趣的是,四川旋木雀与啄木鸟类的尾羽换羽顺序一样,都是自最外侧的尾羽依次向内进行,待其余尾羽替换完成后,再换掉中央尾羽。这样,即使是在换羽过程中,尾部仍能保持对身体的支撑。   这个特点与别的鸟类有显著不同,研究认为这是一种对攀缘树栖生活的独特适应。俗话说“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当四川旋木雀拥有如此高超的爬树本领后,它们的飞翔能力相对就不那么突出了。它们的翅膀短而圆,是飞翔能力较弱的一种类型,通常只能进行短距离飞行。   与我们熟知的啄木鸟一样,四川旋木雀也是高效的“森林医生”,但它们的取食方式与啄木鸟的“精确制导”不同。四川旋木雀是“地毯式搜索”,它们时常从树干基部向上旋转移动,用细长且略向下弯曲的嘴不放过一个角落,仔细寻找。当转到树干上部后,就飞向另一棵树的基部,以同样方法继续向上爬行。   如果说啄木鸟是森林的内科医生,负责清除体内害虫的话,四川旋木雀就是一个外科大夫,负责清理表面的害虫。为了防止觅食过程中被一些细小的植物碎屑伤到眼睛,四川旋木雀还会闭合眼睑进行防护。   四川旋木雀吃些什么?据李桂垣教授和同事采集于天全喇叭河自然保护区的标本解剖发现,胃中内容物主要为昆虫碎片,另有两个胃中各有%的幼虫和虫卵。   作为分布范围狭窄、较为罕见的鸟类,四川旋木雀已知的繁殖生态资料非常稀缺。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孙悦华研究员团队于年发表在德国《JoalofOihology》(鸟类学杂志)上的《NoeoheeedigiologyofheSichaTeeceee》(四川旋木雀的繁殖生态研究初报)是第一篇专门的研究报道。他们指出,四川旋木雀在每年的月开始繁殖,它们的巢穴既没有像常见的鸟巢那样选择在树杈上,也没有像啄木鸟那样选择在树洞中,而是偏好选择在高海拔的原始冷杉林枯木的裂缝中,这或许也是它们分布范围狭窄的重要原因。筑巢的材料主要是苔藓,还包含有少量的羽毛,巢壁的上半部分则夹杂有干枯的竹叶。在孵化小生命的过程中,雄鸟每隔至分钟就要回巢给雌鸟喂食,而在孵化成功后,它们的父母共同承担起了养育雏鸟的任务。一般而言,四川旋木雀的雏鸟需要在巢穴中待上半个月才会出巢,从出巢到独立生活还需要父母再喂育天左右。   因为寻找食物的原因,四川旋木雀具有小范围的垂直迁徙习性,冬季在海拔至米区域内都有观察到。在月、月的天全喇叭河自然保护区,以及邻近的二郎山国家森林公园,每年都会发现它们的身影。   与它们一起集群的伙伴,比较固定的有淡绿鵙鹛、红翅鵙鹛、褐头雀鹛、栗臀鸸、黄眉林雀等,此外还有灰头斑翅鹛、红头穗鹛、黄额鸦雀、赤胸啄木鸟、黄颈啄木鸟、斑姬啄木鸟等穿插其中,大家分工合作,各取所需,在森林中四处“扫荡”。   值得注意的是,四川旋木雀的喙与国内分布的其余种旋木雀亲属相比是最短的,这也是辨识四川旋木雀的重要特征。

上一篇:南京公安:掐灭隐患“火星”,不让飞线成“导火线”
下一篇:从创业新手到商会会长:丁杏灿 演绎精彩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