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5元麻将被拘”当事人错过开庭错失道歉,警方:责任自负

 2019-06-26 11:35 来源:最新新闻 作者:山西新闻 点击数:

四川成都三位市民“打元麻将被拘”一案,经澎湃新闻报道后引发热议。月日,该案当事人之一王彬如收到成都市郫都区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法院判令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分局于判决生效之日起日内,向王彬如赔偿元,并向王彬如赔礼道歉。另一位当事人任恒全也收到判决书,获赔元,也将获得道歉。看到朋友王彬如和任恒全的判决书后,一同打麻将被拘的另一位当事人刘琼为自己感到委屈。她因错过法院开庭的时间,被按照撤销起诉处理,如今只能面对公安机关此前作出的《国家赔偿决定书》。除了获得元被非法拘留期间的误工损失外,没有道歉。在刘琼看来,道歉是她恢复清白之身的必要程序。月日,成都市温江区公安分局相关科室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公安机关将严格履行法院判决,由于目前王彬如和任恒全可能上诉,故对这二人的判决尚未执行;对于刘琼错过开庭无法通过司法途径维权的情况,该负责人表示,刘琼自己的疏忽应自己承担相应责任,至于届时是否会给刘琼道歉,目前尚无更多情况提供。公安机关仅支持误工赔偿年月日,王彬如与朋友任恒全、刘琼在温江杨柳东路上的“金海岸”茶楼玩牌,玩的是元一局的“血战到底”(四川麻将)。个小时后,三人被温江区公安局抓获,“共计查获赌资元”,王彬如被拘留日,其余两人分别拘留日。三人为了撤销这项错误处罚,耗费了近年时间。从拘留所出来后,三人将温江区公安分局告上法庭,要求撤销对他们三人的行政处罚,但一二审均败诉。他们坚持申诉,年月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裁定,指令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三年后的年月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判决,判令撤销一、二审法院的判决,同时撤销温江区公安分局的行政处罚。随后,三人准备申请国家赔偿。年月,王彬如、任恒全和刘琼向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分局递交国家赔偿申请,三人除了要求赔偿被非法居留期间的误工损失外,还要求赔偿年维权期间的各项损失、并要求公安机关道歉。刘琼的国家赔偿申请包括,赔偿其被拘留天的误工损失、精神抚慰金、以及年维权期间的误工和其他开支损失,共计元;退回违法没收的钱款元,并在在温江区范围内消除影响,书面赔礼道歉。年月日,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分局作出的《国家赔偿决定书》(成温公行赔决字【】号)显示,刘琼提出的“赔偿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其每日赔偿金应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本机关予以支持。”但对刘琼提出精神抚慰金、年维权期间的误工和其他开支损失、即“在温江区范围内消除影响、书面赔礼道歉”的请求,则不予支持。这份《国家赔偿决定书》提出理由是:四川省高级民法院在再审判决书中载明“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再审判决认为“温江公安分局对刘琼参与打麻将的行为进行处理时,应当遵循过罚相当原则,依法作出处罚。温江公安分局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条的规定,决定对刘琼行政拘留日,并处罚款元,该处罚畸重,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国家赔偿决定书》据此得出结论,“由此可见刘琼参与赌博的违法事实已经再审法院确认。且赔偿请求人未提供行政拘留造成其精神伤害的相应证据。因此本机关对赔偿请求人提出赔偿被违法行政拘留的精神抚慰金万元,以及‘在温江区范围内消除影响、书面赔礼道歉’的请求不予支持。”对于赔偿年维权期间的误工和其他开始损失的请求,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分局认为“缺乏相应证据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最后,《国家赔偿决定书》根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有关规定,作出“对赔偿请求人刘琼进行国家赔偿,支付赔偿金元”的决定,其他赔偿请求不予支持。这一决定与王彬如和任恒全收到的赔偿决定类似,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分局仅支持三人被非法居留期间的误工损失,其他损失及道歉都不予支持。三人对赔偿决定都不满意。“(维权期间)家里面生活也不平静,对我们打击很大。”刘琼说,随后他们准备起诉公安机关,通过司法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当事人:道歉才能恢复清白刘琼告诉澎湃新闻,此前的一、二审和再审,法院都将三人的诉求作为一个案件同时审理,因此她委托王彬如帮她接收法院传票,之后再转交给她。当刘琼获知王彬如的开庭时间为年月日,以为自己也是当天出庭,“连寄传票的信封都没有打开”。月日下午两点半,刘琼接到了郫都区人民法院的电话,工作人员通知她当日出庭,刘琼才知道三人分开审理,她错过了时间。郫都区人民法院作出的《行政裁定书》(【】川行赔初号)认定,“刘琼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和有关司法解释,本案按照原告刘琼自动撤回起诉处理。”现在,该案已经超过了诉讼时限,无法再提起诉讼。近期,郫都区人民法院对王彬如和任恒全提起的国家赔偿诉讼作出判决,相比此前公安机关作出的国家赔偿决定,法院除了支持赔偿非法居留期间的误工损失外,还支持对二人进行赔礼道歉。但对二人提出的精神损失及其他损失赔偿请求,全部驳回。在刘琼看来,法院的判决仍是一个进步,她尤其对看重法院支持道歉的诉求请求,认为这是恢复清白的必要程序。“既然做错了可以赔钱,为什么就是不道歉?”她表示,自己不会接受公安机关作出的只赔偿不道歉的决定,还将寻求别的合法途径维护自身权益。而王彬如和任恒全则表示,他们对法院判决未明确道歉方式表达担忧。“随便找个人口头说两句,和通过媒体书面道歉效果是不一样的。”王彬如说。任恒全则表示,“如果他们能诚实道歉,我不要那个赔偿都行。”加之对其他赔偿未获支持的不满,王彬如和任恒泉都准备继续上诉。,

上一篇:铁过载的危害
下一篇:青岛西海岸落实“乡村振兴”战略 造智慧农业和特色小镇